主页 > 评测会议 >千金难买一声响:《一代宗师》

千金难买一声响:《一代宗师》

2020-06-20

千金难买一声响:《一代宗师》

  距初次观赏港版已两年有余,这次重新看《一代宗师 3D版》,在环境、心理或是经验上的变迭,或多或少地我对本片有了不同的理解。而关于一代宗师,网路上流传的好文不胜枚举,所以也就决定不自曝其短,改以分享二次观影中因剪辑角度不同而产生的乐趣为主。



  滂沱大雨下的会战

  首先必定会提到的是雨中大战这场戏。在港版中,宫宝森率北方八卦形意门下拳师,以强龙之姿压境南方武馆,在金楼设宴这场戏中,缓缓道出「跟我搭手的应该是位南方的拳手... 挑一个吧」挑衅意味十足;然而在北美版中,叶问在雨中的这场战斗,全被宫宝森、马三及徐锦光看在眼里。三人讨论道「好功夫啊...」「陈华顺的关门弟子,佛山无敌。」「叫什幺名字啊?」「叶问。」

  从原先的上帝视角转为第三人称视角,加上这几句铺陈,其实早已奠定叶问在宫宝森眼中的地位。有了这一幕,金楼设席其实只是宫宝森为符规矩而摆的棋谱,但叶问早已是他唯一认可的对手,这盘棋也只有他够格下。透过这样的布局,全片在意境与结构上也起了莫大的翻转,而透过类似这样的删减与重新安排所带出的观影经验,也是重温《一代宗师 3D版》所带给我的新鲜感。

千金难买一声响:《一代宗师》

  你拿什幺听我的刀

  ——一线天在《一代宗师 3D版》中的定位

  虽然这个片段早在上映前便已在网路上看了不下数次,也晓得一线天与叶问交手全片便只有这幕,但是新加入的这场戏,却在在显示出王家卫的影像风格在徐皓峰的编剧下开出了更有新意的小花。虽然网路上大多是看不过瘾的声浪,但正所谓少即是多,王家卫其实在此有着相当巧妙的安排。

  如果你曾看过港版,那幺一定会注意到一线天有句台词悄悄地消失了,那句「操!八宝街、朝天宫的东西在香港还能用吗?」其实富含许多的信息量。八宝街与朝天宫其实是中华复兴社的旧址,透过这句台词,一线天身为前军统特务杀手的身份大致抵定。然而,北美版中却仅剩叶问独白式地介绍「他当时的身份是一名理髮师,有人称他是军统第一杀手,也有人称他是溥仪的保镳。」于是,一线天的身份成谜了,唯一能肯定的是,同样武艺超群的两人却走上截然不同的道。一线天与叶问最后会别的那个转身,时代沧桑之感不言而喻。

  有人说,这样的安排削弱了港版「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裏子,都是时势使然」的借喻。在我看来,单就一线天的武学背景与人物历史设定,单单另拍一部戏都不是问题,那为何王家卫就仅仅给苦练八极拳三年的张震剪进这一场戏?其实终究回到「时势」两字上。面子也好,裏子也罢,人生自古谁能不被这个系统所囿,要印证这个硬道理,叶问的对手就只能摆一线天。张震一套内存八意、外俱八形、劲发八面的八极拳都练到能在武术竞赛获奖的地步了,换来的也就王家卫所留下的这几帧镜头,戏里戏外,不也都是时势?

千金难买一声响:《一代宗师》

  从此只有眼前路,再无身后身

  宫二与叶问于大南重逢的那幕虽然在剪辑上没有调整,但却是全片中最能打动我的一场戏。一代宗师中,阴阳两极的譬喻随处可见,而八卦掌重阴阳、刚柔并济的核心价值却没能圆满地体现在宫二的人生里。为了复仇,她选择一辈子奉独行道,不婚嫁、不传艺。她的武学之路止于复仇,见不到众生,自然成不了一代宗师。

  与叶问久别重逢时的宫二,看上去就像是即将燃烧殆尽的灿烂烟花,她为这晚做了最后一次的燃放;无论是在情绪上、感情上都是毫无保留。她在她最好的时候遇见叶问,而那一夜,她也很圆满地让最美好的形象留在叶问的记忆里了。对比叶问在影像上的光线处理,他则较像是一盏稳定燃烧的油灯,光线虽弱,时而受风吹而烛火摇曳,但终究是稳定且延续的。就算听完了宫二最后赤裸的告白,叶问眼底下的神色也仅有转瞬间流洩出一丝感叹,旋即正色答道其实两人何来恩怨之有,暗指彼此间当然也就更没有情分可言了。叶问四十岁后的人生经历并没有浇灭其对武学的执着,穷困了,仍是教拳练拳度日。也验证了在形象与格局上,他是宫宝森慧眼之下最理想的传灯人。对比从此只有眼前路的叶问,宫二却选择一辈子守着身后身,独自承受与马三交手后留下的内伤、承受着复仇后空虚的反噬,终日得靠鸦片麻痺自己的身心灵。虽然宫二提到「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但也许撑着她的不是鸦片,而是无悔吧。人生,其实就是赌一口气。

  关于版本间的差异,值得探求的细节太丰富了,自知无法更有系统的组织片中承载的众多细节,便决定就此打住,待诸位自行发掘。感谢王家卫在一代宗师的叙述上做了一位称职的说书人;字字斟酌、句句推敲,再再体现了在电影中,文字本身便极具魅力的特质。我想无论经过几年,一代宗师仍是值得反覆咀嚼回味的经典之作,也唯有透过时间的淘洗,我们才能稍稍心领神会片中诸多深意所旨。

电影资讯

《一代宗师》-王家卫,2013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