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测会议 >为什幺来自家庭的羁绊,反而会让我们想要和家庭疏离?

为什幺来自家庭的羁绊,反而会让我们想要和家庭疏离?

2020-06-15

英国组织StandAlone专门关注脱离家庭,或与家庭失去连结的人等相关议题。他们与剑桥大学的一份调查研究在近期公布,参与的807位民众里,有54%的人认为与家庭疏离是他们必然的状态,而通常与自己家庭疏离(通常是指爸妈)主要的原因是:情感上的虐待、人格与价值观的相互冲击、以及彼此对关係期待的落差。

多数人认为自己的家庭关係无法再恢复了,但他们内心都期待自己的家庭可以提供一种正向、无条件关怀、温暖与情感上亲近的功能,但总是事与愿违。最终,这些与家庭疏离的人,80%都为了让自己获得独立的空间、更自由的生活,而想办法逃避与远离自己的父母。

这虽然是一份来自英国的研究,但却可能命中我们社会的一种宿命。或许越来越多人内心里,也正经历这种想与自身血缘切割的挣扎与痛苦。在台湾,这样的事情也不断发生,但只是手段可能不会那幺激烈。许多人选择与父母疏离的方式,是减少对话、逃避互动,甚至在家庭互动中封闭自己。而或许,这就是日本NHK于2010年推出的专题节目《无缘社会》里,所描写社会趋势与变化的最真实写照吧。

与疏离和无缘反衬的词彙就是「羁绊」。羁绊是我们与他人联繫的一条明确管道,这管道是想像出来的,是种内在的驱力,反映的是我们内在与人连结的需求。但我们与人的连结是有亲疏远近的。

根据演化心理学的理论,我们与自身血亲的羁绊是自然且与生俱来的。但特别的是,在现代化社会中,我们的人格发展被推往个别化、独立化的方向。对于我们的父母也是如此,父母们因为获得现代化的生存策略,而得以存活、建构家庭、甚至成功卓越;反之也就会发展出某种强烈的控制慾望,以及对生命价值的判准。

在现代化社会中,适应不良与经营困难的父母,必然也将把自身的压力往外扩张,延伸至子女身上,而那些因社会结构压迫而导致的困扰与绝望,某个程度也牵扯着子女与父母的互动。子女可能渴望自己的人生,而「疏离」便是找到自己道路的方式。

在Karyl McBride的《Will i Ever be good enough?》这本书中甚至将焦点集中到家庭里的母亲身上,探讨来自母爱的羁绊是如何影响子女的发展,而又如何在各式各样的期望与互动方式中,使子女成为疏离家庭的人。特别在我们的社会文化底下,母亲更是家庭结构中主要的维护者。但母亲与子女一样,面对压力、生活困难、角色责任与亲密关係的瓶颈,都会展现情绪波动与无法自拔的固执。

这样的羁绊,反而会成为疏离家庭的条件。因为在家庭关係中的孤独,有时候不如自身处于社会中的孤独─前者没有自由,而后者虽孤独,但拥抱自由。

某种程度来说,「逃离家庭」是社会中的心理缩影,是我们一直无法面对的心理困境,它甚至是许多人持续对社会维持敌意的根源。因为来自最深羁绊的互动,如何干扰着我们的生活,我们很自然就会将这段人际关係作为人与人互动的索引,牵动着自己未来无数与人互动的过程。我们的不信任可能源自于此,我们的害羞可能源自于此,而我们的情绪不稳与无理要求,可能也是源自于此。

为什幺来自家庭的羁绊,反而会让我们想要和家庭疏离?

根据辩证行为治疗(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DBT)中的情绪失调理论,我们的情绪失序、人际互动偏差来自于特定的社会因素,最主要就是无效(invalidate)的环境。什幺是「无效的环境」呢?

一、当我们想要表达内在情绪时,不被人忍受或是支持。举例来说,当你想要表现自己的情绪时,人们可能会批评「没有人跟你一样这幺麻烦」之类的。

二、我们必须要表达强烈的情绪,直到某种极端,才能够获得别人的协助或介入。

三、当我们尝试跟别人沟通自己的情绪时,却惨遭羞辱或批评。

四、别人看见你的情绪表达,却什幺事都不做。

五、对方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却忽略我们的情绪。

在上述这些表达情绪的互动中,如果我们所获得的回应,不论是批评、忽略、指责或转移焦点,都将导致我们的情绪、心境与想法无法有效地传递给别人,因此,我们的情绪表现便会自然地在一种无效的环境中形塑。想想看,如果你的情绪表现无法找到一个判断依据与规则,去达到让对方理解的效果时,你在情绪的表达上是否就会呈现一种混乱且不稳的状态呢?

这些无效的情绪沟通与互动,是我们个人不稳的来源,也是我们想要脱离家庭关係的根源,因为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有一种驱力,想要寻求能有效回应自己、给予支持的互动,而避免那些无效、不温暖的关係。

但家庭是我们形塑人际互动习惯的最初情境,当我们开始与非家庭的成员互动后,有时不一定能快速地修正习惯。也因此,我们会带着在家庭中形塑而成的情绪表达方式与他人互动。若找到能包容的人,我们或许得以在特定的关係中稳定下来;但若没有,我们就将走向孤独与更多的人际疏离。

为什幺来自家庭的羁绊,反而会让我们想要和家庭疏离?

上述那些无效的环境,最初的源头可能是家庭,但也有可能是我们离开家庭后的社会氛围。在家庭中,无效的互动往往来自一些根本的原因,其中有可能是:父母本来就不太会教养孩子,或是与孩子互动,而自始自终他们也都未学会如何做;其次,父母有可能是完美主义者,因为过度严苛与标準化的期望与要求,无法现实地回应自己的子女。

当然,也有许多父母自己可能就必须面对心理健康的挑战,更别说要关心或理解别人了。而最多类型的情况则是,在我们困顿的环境下,父母必须承受庞大的生存与经济压力。

而这些可能来自于父母所形塑的环境,但即便父母做得很好,我们的生活环境仍可能会产生无效的支持与理解。最常见的就是我们的工作环境,在工作环境上的情绪表达,可能更蕴含着沟通与传递资讯的内容;但无法有效给予回应的工作环境,也将让我们失去情绪的波动与不稳。

而离开工作环境,我们与人的互动便是成人世界的基础。人们有可能碰到对情绪极度不敏感的人,也有可能碰到情绪起伏大的人。不论是哪一种,都将使我们情绪表达的原则与界线,处在一种摇晃与脆弱的边缘。

理解「无效」氛围成因──接纳自己,也对别人仁慈

我们都深陷疏离的社会中,而其中的理由可能源于家庭,也可能源于我们所处的成人世界。对别人情绪的忽略,最终也将透过别人无情的情绪波动与人际牵扯,而回头痛击我们自己。即便许多事情听起来无奈,但我们依然可以成为塑造有效支持环境的维护者。根据辩证行为治疗中的个案处理程序,我们若要让人际关係的互动中蕴含接纳与包容,有几项明确的索引:

一、专注地听对方说话。

二、温和、正确地回应对方。

三、尝试去阅读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讯息。

四、充分理解对方情绪与困难的原因为何,询问对方原因。

五、告诉自己,每个人说的内容都有意义、也蕴含着重要性。

六、最后,可以问问自己,是否保有真诚、平等?我们是否真正想听对方说,想公平地对待对方?

为什幺来自家庭的羁绊,反而会让我们想要和家庭疏离?

或许你会发现,身边的人(甚至是自己)或多或少都有想要逃避家庭,远离父母的冲动、意图或是行为。藉着回头认识这些现象,你或许可以从一种心理的角度去理解对方,以及自己。我们都想要自由、自主与独立,而父母过去的困难或是荣耀,都不该是自己生命道路上的阻碍,但自己的家庭已先于自己存在,我们不一定就能撼动或改变一切。

最终,焦点回到自己身上,不妨尝试去理解或辨识出生活中那些能有效或无法支持自己的氛围,理解无效支持背后的理由,鼓励自己成为环境中有效理解别人情绪、进而支持别人情绪的人。而这也将是我们克服「无缘社会」或因羁绊而疏离等困境的方法。

参考文献:

  • Hidden Voices – Family Estrangement in Adulthood, collaboration between Stand Alone and the Centre for Family.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