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作文时政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2020-06-07


2014 年 10 月,我的首个群众集资专案 Rockwell Razors 以 15 万加币 ( 约台币 370 万 ) 的金额,顺利达标。看似光鲜的成果却在三个月后变调,我一脚踏进群众集资的禁区,将不堪的成品出货给约 2,500 位支持者。在 21 岁大学的尾声,我多希望自己从未听过 Kickstarter。

时间快进到 2016 年 3 月的现在,我不仅顺利毕业,还在赞助者们的支持下,成为新创企业家。我是如何从群众集资的深渊爬起,而后有今日的成就?让我娓娓道来这一路的经验与教训,藉此分享给对群众集资与创业抱有憧憬的人,或者也可以当作各位茶余饭后的小娱乐。
跌进群众集资的温柔乡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在一个週二晚上,我在 Kickstarter 上为产品发起集资专案,金额目标设在 $12,000;隔日起床,数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带来 $18,000 的赞助,同时我的信箱也被各种期待、鼓励的言论淹没。这些美好立刻使我深深地为「群众集资」的魅力着迷。

我与共同创始伙伴投入数月的时间,研发一款新一代安全刮鬍刀,那时的我们不懂市场行销手法,甚至连集资专案的影片与介绍页面都非常阳春。即便如此,藉着小众部落格的介绍、地方电视台的露出,以及上天垂怜的小幸运,最终我们集资到 $148,000 加币,伴随而来的还有几千件产品订单。

但必须釐清的现实是,我们并不是国外现有的供应商以 Kickstarter 为通路重新包装贩售,而是得从基础零件开始製作、从零到一的挑战,甚至我们没有真正的量产製造经验,就被推向来自 2,500 位引颈企盼支持者的订单断头台。

美国的一家镕模铸造生产商,在我们集资计画前,便提供我们相当实惠的报价,它们按我们产品设计稿打造的原型样品也非常完整、符合期待,因此我们毫不迟疑地向他们下了数千单位的合作订单。
初生之犊不畏虎如我们,甚至没有实地勘察製造商的生产过程,就直接要求附近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协助将产品运送给赞助者。出货的前几个礼拜,我们也仅利用两天的空档,向物流公司说明产品的包装与组装流程。接着便回学校庆祝这个睿智的委派外包计画,考完试后快乐地回家过节。
戳破假象般的幸福泡沫

原先我们承诺将于 2014 年 12 月发货完成,但却因製造商的迟延及第三方物流公司的节日人力吃紧,导致 2015 年 1 月赞助者们才陆续收到货品,「成功地」毁了他们以为会如期收到圣诞礼物的美好心情。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自己铸下大错:生产期间从未造访过製造工厂、并未做产品组装及品质的内部控管。我们并未将所有生产可能发生的状况纳入考量,只是一味乐观的认为进展顺利,因此想当然尔,我们的专案在 Kickstarter 上遭逢骂声一片。

更糟的是,产品的开箱文与回馈意见一面倒向负面评价,如野火般蔓延于 Kickstarter 专案页、部落格及各论坛。这意味着产品品质低劣并不是单一个案,而是全面性的问题。我失神地在公寓窗前放空了大概六小时仍余悸犹存,然后意识到必须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因此我们迅速召回于第三方物流公司尚未发送的货品。

你大概很难理解,那时的我每天收到几十封大同小异,批评你是骗子、你的专案是一场烂骗局的电子邮件,而我也只能耐心地一封封回覆「真的很抱歉」。

我听闻一些 Kickstarter 专案的提案人,在收到一连串赞助者的怒骂信件与负面评论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蹤。我完全能理解他们因为这些莫大压力而成为「逃兵」的选择。
坠到谷底

当产品被退回多伦多,我利用大学的课余时间逐一进行品质监测,而后归纳出与支持者一模一样的结论──这个产品烂透了!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当初加工厂商给我们看的原型样本是利用 CNC 的精密仪器製作而成,无法代表之后投入生产的单位皆能有如此好的品质保证,但当时的我们被 Kickstarter 上的定单量卡死,又没有经验,于是疏于检查工厂的生产情况。

基于对赞助人的负责,我还是想交付完整的产品。而后我寻求到一位亲切友善、经验丰富的机械师,能将搞砸的产品按原先设计蓝图的期待重塑。这个解决方案令我欣喜若狂,于是我发信向赞助者表示可以免费进行产品更换。

儘管机械师技艺精湛,一个人要负荷几千支的剃刀模板修改,难免手忙脚乱,我的品管亦没有发觉过度打磨的问题,于是悲剧再一次重演,抱怨与愤怒的信件朝我扑来。
自怜堕落,抑或选择履行承诺?

当时我丧失支持者对我的信任与尊重,毕业论文的压力也搞得我焦头烂额,但我仍希望兑现承诺,这样的信念直至 2015 年 3 月,我在公寓地下室钻研的一堆废铁,终于蜕变为符合要求的剃刀。于是我向支持者宣布,可以免费发送及更换终于完成的完美品质刮鬍刀。

这中间我很幸运地被引荐给一个非常优秀的工程师团队,他们提供给我以下结论:镕模铸造技术并不适合精密仪器。当时以低成本大量生产不锈钢零件的想法,反而得不偿失;因此我们利用剩余的 Kickstarter 资金以及自身的储蓄倒贴,改採更精密的金属粉末注射成型技术 ( MIM )。
拨云见日的快乐结局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2016 年 1 月所有免费更换的刮鬍刀开始出货,鑒于先前的教训,这次我们制订非常严格的品质管制标準,亲自检查每一样要运出的货品。

Rockwell Razors 集资计画的规模,也许就商业模式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但这段波折的旅程,却代表我解决问题的态度,以及未来我的承诺是否还能取信于人的关键。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自去年 9 月联合创始人离我而去后,我正式接管公司的经营权,并将预购通路聚焦于传统零售。至于公司接下来的产品,是否会再次投向 Kickstarter 的怀抱?我想会的。有了先前经验的养分,将孕育出如何精彩的集资专案,我拭目以待!  
本文编译自:VentureBeat,《How my Kickstarter blew up my life》,作者:GARETH EVERARD
--
Kickstarter出货问题提案者的独白:曾经,我希望生命
本文引用自《CrowdWatch群众观点》,一个专注在观察群众募资产业新闻网站,希望透过报导、汇聚群众的力量,每天改变世界一点点!收集更多群众创意,请关注群众观点!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