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作文时政 >画插画但不只是画插画──与插画家邹骏昇对谈(二)

画插画但不只是画插画──与插画家邹骏昇对谈(二)

2020-07-25

画插画但不只是画插画──与插画家邹骏昇对谈(二)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来做这个採访,但限定一个时间点,在这之前抓出重点。人与人的对话,总能打开最大的经验值,而且产生不同的提问和互动。

➨➨上集回顾:从重考生变成插画家──与插画家邹骏昇对谈(一)

有个过程我觉得很有趣,在英国,你找到一个语言,后来你找到一种慢慢用「去制约」的习惯来创作,所以它不一定像英国那幺直接生猛,但也提炼出很多东西。

我想我还是有脉络可循,但是我不觉得我已经定型了。我还想要多尝试一些不一样的创作方式,即便是在类似的风格里,尽量保持每次都有一些些尝试。我还在找寻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创作方式,和一种最贴近内心的创作方向。

我刚讲的意思像是,感觉你之前满依赖写生这个部分。

比较精準的说法是,在创作之前对于资料的蒐集是必要,透过写生可以对创作的主题更深入的观察,这些都是念书时养成的习惯,目的只是帮助你进入主题。

要用你自己的作品来举例刚才的部分吗?

比如谈《轨迹》这个作品,《轨迹》也有很多东西可以不用讲究,照我自己想像的模样画出来即可;可是你想像,如果今天画一样的车子,我没有参考任何东西,可能很多细节是不会特别描绘的,你可能会错过上面的那些小字等等,这些细节是透过观察、考究得来的,而且这些细节不是只画得细,而是考究事物的脉络,这些都会让画面变得更丰富,很像捏一个陶塑,慢慢雕塑出来。

我自己没有特别追求的风格,在国外阅读、学习,得到的风格便是如此。但我觉得目前自己花太多时间在思索上,而不是在感觉上。或许应该有些东西要更「放」,现在都有点纪录式,缺乏情感面。接下来我需要努力的是这块。

有一件作品是《1/3》,那就还满有感情的。

那件作品还是用非常理性的方式在处理画面。我用色彩来表达抽象情感,用物件之间的关係来传达概念。

但我指的绘画性是更随性,现在的作品都太严谨了,我相信一定有个中间值是我要的,所以对于现在的状态我还没有很满意。我欣赏的艺术家都不是这种风格,比如国画我欣赏的是齐白石、吴冠中,平面设计我喜欢 Saul Bass 或 Wim Crouwel 那种大气的、简单的、六零年代的风格。我心里面喜欢的不见得都需要在画面堆叠细緻线条,也就是说,我欣赏的风格并不单一,任何风格都有它极佳的状态,而我对于自己的味道还没有调到我想达到的。比如说,我也希望我自己的作品有多些「放」的感觉,我不喜欢太完美的东西,所以很少有甜美的画面,我的创作常常反应人性,或是找寻那些一直存在人们却视而不见的现实状态,我喜欢带点冲突的美感。

你做过一个作品是在理髮店,把你自己跟后脑勺置入进去,你要不要说一下这个作品?

这作品比较像在找寻解答的过程,应该是说,起源跟动机是画《炸鱼薯条》之后产生的延伸。我画《炸鱼薯条》是要表达我到伦敦一年之后的心情跟感受,比较负面,我把自己设定成薯条这个角色,比较没有存在感。但画到后来,我发现可以更纯粹的一点,因为用绘本的形式讲一件事,未来有很多机会,但如果要讲冷漠,伦敦人的态度,可以用另外一个形式去处理,所以我用记录伦敦人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感受。我画了三千多颗伦敦人的面孔之后,突然才意识到我没有注意过人的背面,总觉得人的背后有些什幺,于是一边画一边思考这个问题,过程同时也是找寻答案的方式。没有找到精準的解答,但能找到有趣的思维,你会发现很多事物的本质不会在正面,而是在后面。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