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作文时政 >业精于勤,荒于有司

业精于勤,荒于有司

2020-06-15

业精于勤,荒于有司

考评局放风,指因为考生人数下跌,财政出现压力,考虑在「大湾区」办本港的中学DSE考试。这种做法,无异是加快消融香港于中国之中,「二次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

不知不幸还是说幸运,主权移交后的每次教育改革,我都身受其害。小学时有两文三语、母语教学,遭受普通话的折磨,初中有历史与文化科这国民教育的先声,高中就是末届会考、高考,大专就像轮迴一般再次面对普通话。现在的工作,又是与教育相关,中小学学生的问题,也要分担,小三TSA或者是它的变种BCA、小学呈分试、中学中文。

问题林林种种,归结还是有司喜将制度「优化(邻国匪语,中文应为「改善」)」、改制,玩忽教育。当然,如果他们眼中真的是放眼百年树人,培育栋樑。现在,局方又传要在「大湾区」办本港的中学DSE考试。从局方劣迹斑斑的往绩来看,一旦成事,学子除了海外升学以外,就只有自求多福了,因为局方扬言「大前提是要先在大湾区推行DSE课程」,那幺DSE的考试内容又怎会不「微调」至适用于大湾区呢?中学的老师,又怎会不需要顺应「国家」的「文化」呢?

那是将香港教育的根本一次过灭绝,从此再无香港人后代。到时邻国跨境学生问题应会绝迹,因为到时香港的教育制度、内容与中国无异,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长途跋涉来读书呢?只不过,到时又有多少香港学生要长途跋涉到大湾区读书呢?我想,邻国人绝不会如我们般善待跨境学生,香港学子,特别女学生们,可能需要自备刀刃以保贞洁。

教育如此败坏,是必然的大势,因为现在香港已然无险可守,大势已去,香港教育的百年基业,将会毁于港府之手,考评局之手。

那幺,学子是否就应放弃学习呢?当然不是。

这就要借鉴我喜爱读的古文篇章《进学解》。唐朝韩文公的《进学解》,篇首两句「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成为历代训勉学子不懈学习之警句,皆因这两句道出学习有成的不二法门,就是「勤」与「思」,言简意赅。但是好看之处在于后文。

后文最主要探讨的是一个问题:读书有成,之后做甚幺呢?

读书,是为了用。即使《进学解》中言及学的要旨不只是学术,还有品德修养,但始终免不了一个实务的问题:学而优则仕。有多大的学问,就要承担多大的官职,平天下。

问题是:如果用不到学问呢?準确的说,是你的学问不合潮流,而你知道自己坚持的道理是正确时,要如何做呢?韩文公首段违心大讚现在朝廷很好,施政得宜,用人唯材。奉承过后,学生就诘问:咁又唔见老师你做到大官?你好勤力架,日日钻研学问,出口成章,乜又只係教书,读书读到你三廿几岁,个样又残,份工做到饿亲老婆冻亲仔,读黎把撚咩?

韩愈的回覆,简言之,就是读书不是为了搵食,讲正确的道理更是分分钟要乞食。先贤孔孟荀子,道理语重深长,但下场坎坷,现在我未饿死,仲可以一边抖政府粮,一边教你正确嘅道理而未畀人清算,已经好好。

读书是为了求真,学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明辨是非,为人正直。现代教育普及之下,识字的人多了,学习的门槛低了,我们似乎忘记知识的威力和实感,《韩非子.五蠹》「儒以文乱法」一语,道出知识可以严重威胁当权者以强权颁下的法令,思想改变之巨大,近年作品《香港城邦论》、《金钱师》以不同方式演绎了。

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升官发财请走别路。在极权国家,读书求财,只求三餐温饱,其实容易;读书求真,又求三餐温饱,死就不见得是易事。

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读书人,到了有幸垂丹青之时,到底会做文天祥,还是钱谦益呢?如果没有这种觉悟,还是学门手艺,无谓冒险犯禁呢。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