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引资设备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2020-06-17

亚特兰大住宅区一幢公寓楼的25层里,Dwight Howard望向客厅的窗外,手朝南边方向指去:穿过巴克黑德,越过天际线,在看不见的远方,那是哈兹菲尔德杰克森机场最西侧跑道旁边的居民区的方向。每隔几个月他都会开车去那里,去到大学公园,停下车在Godby道路上的一处空地漫步,那曾经是他童年时候住的地方,后来被烧毁。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Howard回忆起自己的第一次扣篮,是在后院满是尘土的地面上完成。周围没有其他的篮球场,住在附近公寓的男孩子们都会来这里打球。当时他8岁,所有人都是十几岁的样子,不过在小Howard的地盘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规矩。「不许骂人!」小Howard穿着从Payless[1]鞋店花10美元买来的Pro Wings运动鞋,一边跺脚同时略带恳求地命令道,那些大孩子们没办法只好勉强收敛。

童年时,Howard睡觉的地方挂有木质的十字架和一份表框起来的摩西十诫[2]。他每天进行两次祷告,上学前和睡觉前各一次。他会在礼拜二去学习圣经,礼拜五参加青年会(teen ministry)活动,礼拜日前往位于伊斯特波音特的Fellowship of Faith的教堂发起一项名为Top Flight Security的青少年专案,通过这个活动他和伙伴们可以引导前来教堂的信徒们入座。后来Howard的父母把他送到亚特兰大西南部的一所私立的基督教学院,他所在的年级一共有16名学生,所有的男孩都被要求身穿统一的毛衣背心,搭配栗色领结。那时他四处寻找和自己体型般配的低位防守者,因而加入亚特兰大基督教大学的一个消防员联赛。在那里他告诉每个人说,有朝一日他会劝说NBA在那人形轮廓的Logo上加上一个十字架。

一个星期五的夜晚,在Fellowship of Faith的一间密室里,牧师在青年会面前对Howard说道,「你的目标,」牧师吟诵到,「是要通过篮球来彰显神的荣耀。」那时计画就是这样。当2004年魔术第一顺位选中Howard后,彼时他是18岁的新秀,他会和队友们分享参加冼礼时与上帝的交谈。Steve Francis和Tony Battie邀请这位虔诚的新秀去过一次夜店之后就再也不这幺做了,他们害怕这会带坏他。「就是这样,」Battie说道。「我们不会再带你出去玩了。」2005年,Howard的首个全明星週末期间,球员们在丹佛酒店的电梯里互相攀比派对邀约,其中一个人嘲笑Howard 「我们知道你除了读你的圣经什幺都不会做。」Howard当时真的希望自己从没有跟人谈论过关于Logo上的十字架。

遭受到嘲笑和孤立的Howard将怒气挥洒在魔术训练房里,锻鍊和雕刻自己的肌肉,这会让他想起那些漫画书中的超级英雄。他和来自亚特兰大的高中兄弟住在一起,数不清的夜晚去到奥兰多的多映厅影院,看着他深深喜爱的卡通人物们疯狂吶喊。可以想像,一个6尺11(约211公分)充满孩子气的大家伙出现在公共场合,一边唸叨着《海底总动员》中的台词,同时举着超大袋的彩虹堂往嘴里倒。但相比于人们看到萤幕上引人嬉笑的皮克斯卡通形象,这些对于Howard总意味着更多。「我就像来自一个小盒子,」他说道,「每个人都会保护我不受外界影响。但当我真正走出去,我想体验一切。」

13个NBA赛季已经过去,Howard尝试回想当初那个老牧师的名字。「他叫做?」他拍打着身体思索道。不过牧师的名字远没有当初星期五的夜晚,在Fellowship of Faith的密室里做的祷告更重要。Howard当初的打算实现了吗?他通过篮球彰显神的荣耀了吗?问到这些Howard沉默片刻。「是的,」他回答道,「也不是。」

在2008年,Howard的赞助合约比詹姆斯还要多。他的身影出现在总共7个全国播放的电视商业广告上。他打破了「Shaq O’Neal之外,大个子球员卖不动产品」的陈旧观念。一年之后他得到了310万张全明星选票,至今仍然是史上最多。09年Howard带领魔术闯进总冠军赛,他领衔火锅和篮板两项数据,同时命中率排名第四。当时他是联盟最好的防守球员和最高效的的分手之一。2009年NBA官网对球队总经理进行一项调查,选出他们心目中的建队基石,最终Howard仅次于詹姆斯位列第二。

如今,曾经的超人Howard已经31岁,一个本该是他巅峰末期的年龄。他还没有结婚,但已经有5个女人为他生下5个私生子。朋友和家庭给他带来数百万美元的损失。他时常和父母亲关係疏远,也被共同合作的巨星唾弃。Howard曾经为众多品牌代言,例如开特力、维他命水(Vitamin Water)、麦当劳、爱迪达,KIA和T-Mobile,而如今他只有一份和中国运动服装品牌匹克的球鞋合约。上赛季他仅得到151000张全明星选票,比Ersan Ilyasova还少11000张。下个星期Howard将要参加夏洛特黄蜂的季前训练营,这已经是他7个赛季中第五只球队,黄蜂在休赛期用Miles Plumlee和Marco Belinelli交易得到了Howard。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Howard的境遇变化让NBA大多数人感到困惑,他自己同样是。「突然之间,」他说道, 「我从一个好人变成了恶魔。」Howard对此陷入长久的反思,重新审视那个来自伊斯特波音特的18岁的正直男孩,没想到当初的自己的内心会陷入「慾望和耻辱」的反覆煎熬。 「你不会理解的,」他告诫道。「你不会明白的。」不过他仍然试图去解释这一切,因为上帝和篮球给了他一切,同样也因为总会有那些像他一样天赋出众却不成熟的球员,能够从他这里吸取教训。「我所经历的一切,」Howard说,「我不希望其他人再去体验。」

Tony Battie,事实证明他不可能永远让Howard远离花天酒地的生活。「我被保护得太久了,一旦我从中走出,我想要尝试任何事情,」Howard回忆道。「就好像是说『我听说了很多关于那些夜店、脱衣舞夜总会的事情,让我们去试一试,和那些成年人一样参加派对去。』」酒精没有让他麻痺,女人却让他疯狂。「你年轻,经常出现在电视上,那些漂亮女孩就会凑到你身边。我知道这没有可比性,但是那时候,我就像一个从来没有得到过糖果的孩子,突然之间,得到了所有想要的糖果。如果你是那个孩子——就像当时的我——你会说,『再多给我一点。』这就成了问题。」

他的第一个孩子Braylon Howard在2007年出生。「我当时感到十分羞愧,作为一个基督教徒我被告诫了那幺多,我声称自己的信仰是为了整个世界,但是现在我却有了私生子,」Howard说道。「我的父母批判我。许多人都批判我。我甚至感觉我不应该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因为每个人看我都像一个伪君子。」他曾经的避难所——教堂,给他带来更多的焦虑而不是心灵的安抚。他带女朋友们去教堂参加週日礼拜,却听到人们的窃窃私语:他怎幺会在这?他怎幺把女人带到这里?那个曾经发起Top Flight专案的男孩已经远去了,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了。「我感觉我不再需要和上帝之间有联络了,」Howard讲,「那带来了许多的痛苦。」

很少有人察觉到Howard坠落的开端。毕竟,他场均可以得到20+14,同时还能奉上腾空而起的残暴扣篮。那时的奥兰多处在竞争者行列,Howard则是那个披着斗篷的超人。「和我住在一起的人,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利用了当时的情况,」他说道。「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当时是他们的靠山。但是他们看到了可以贪婪索取的机会。」那时候Howard挥霍无度,而他说他的合伙人们更加无节制地让他付帐,包括那6位数总额的豪华轿车服务还有价值7位数的私人飞机。「他们知道,『Howard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我们可以巧妙地得到这些钱。』我现在想,『这怎幺会发生?这些人怎幺会——有时候还算是有血有肉的人——当我已经给了他们所有他们需要的,他们还想着窃取?』」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粗心大意没有觉察。6年的时间过去了,Howard又多了4个私生子:Jayde、Layla、 David 和 Dwight III,伴随而来的还有监护权和赡养孩子的无数纠纷。「我的生活变得如此错综複杂,」Howard说道。「我最终学到的教训是,场下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到你的场上表现。」

Howard曾经为一支视他为城市门面的球队效力,整个城市都喜爱他,但是他想要的更多。「拍电影啊,这些那些的一切」 他的首任经纪人Aaron Goodwin说道,他讲述了和Howard的一些早期对话,内容关于在洛杉矶和纽约Howard的电影梦更容易实现。「我告诉他,『慢着,大家伙。你可是6尺11的身材。你不是电影明星。你也就能演你自己或是伍基人[3]。千万不要失去自我。』」 Goodwin的双胞胎兄弟同时也是合作伙伴Eric,曾经帮助Howard出演电影《情人节》和《抚爱伤痛》。但Howard最终还是在2011年和Goodwin结束合作关係,一年之后他去到了好莱坞。

如今,每个夏天都有头牌巨星离开小市场球队,但是在曾经这样的现象并不常见。2011年12月,距离NBA结束停摆刚刚过去不久,Howard向球队要求把他交易到布鲁克林篮网;8个月之后魔术把他送到洛杉矶,那场旷日持久的泡沫剧伤害了涉及到的每个人,最终平稳收场。Howard和魔术展示了「球星离开问题」所能造成的最糟糕的图景,颠覆了公众对此的认识。关于所谓的「Dwight噩梦」的细节已经是久远的历史了,但是Howard仍然忍不住回想起它们。「在很多方面,」他说道,「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恢复过来。」

Howard急切地想要赢回被自己挥霍的声誉,他在湖人的开幕战中先发亮相,儘管自己还在背部手术的恢复当中。十週之后,他右肩关节盂脣撕裂,之后仅仅休战3场比赛然后再次受伤。Kobe和Howard之间的不和被过多地报导,但是真正糟糕的矛盾在于Howard的身体和精神之间。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我作为一名球员的信心丧失了,」他回忆道。「我听见人们说,『你应该打得更像Shaq。』因此我试着碾压对手。但是这并不奏效因为我不是Shaq那样的大块头。接着又有人说『你总是笑嘻嘻的,你该向Kobe学学,』所以我摆出臭脸带着怒气打球。这让我吃到了那些愚蠢的技术犯规和恶意犯规。」Howard甚至还会怒扔髮带和护膝,去模仿像Wilt Chanberlain一样的湖人传奇,但是他并不是。他变得十分焦虑以至于有时候会在中场休息期间打电话给朋友,问他们觉得自己的表现如何。

他在洛杉矶的一个赛季还能够保持高产,场均17.1分12.4个篮板,之后2013年的夏天他以自由球员身份签约火箭,第一个赛季的数据单甚至还更加出色。但是NBA却在悄然改变,大个子们被要求空间型打法,但Howard依然是2009年的Howard。比赛中他想掌控球并将球高高举起,就像他在亚特兰大基督教学校里和消防员们比赛时候那样,但是每当他游离在禁区之外让对手轻鬆起飞之后,他就会注意到那些不满意的目光。当和他同届的大个子们都不断扩大射程时,他仍保留自己过时的打法,那种机械地设定挡拆,在内线等待餵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慢慢地,」Howard说道。「我被比赛逼成了机器人一样。」

Howard不入Kobe的法眼并不让人惊讶,后者的个性是出了名的充满对抗,但是在休士顿,他和个性温和的James Harden同样陷入冷战。「Harden不是那种会说『嘿,兄弟,你怎幺了?』的人,我也不是,」Howard说道。「当事情的发展不合我意时,我会选择沉默,带上耳机忽略週遭一切。我不会去谈论这些。这样的情况在洛杉矶出现了,同样在休士顿也发生了。我本应该更好地沟通。」一位火箭官员称Howard和James Harden之间的会面更像是对对方的干涉。James Harden提出他对Howard的要求,也就是更强硬的掩护和更多震慑对手的护框,但是Howard并没有怎幺回应。双方的冷漠加深了。

Howard在联盟中朋友不多—「我是那种独来独往的人」—自然他就成为被嘲讽的对象。在一场比赛中,Kobe称他的队友「真他妈软,」另一场比赛中,Kevin Durant的话比这还讽刺。不只是粉丝和媒体让他变成「女明星」和「懒鬼」,似乎连真正的懒鬼都有了一个坚实的靠山。「有些球员会告诉你他不在乎他人的看法,」Howard说道。「他们在骗人。人人都会在乎。」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在火箭的2014-15赛季结束后,Howard考虑过退休。那个本应该在球场上充满快乐的大个子开始变得痛苦起来。「打球的快乐,」Howard说道,「已经被吸走了」但是退休了能有什幺成就呢?他要更换工作,生活将会发生巨变。最后他选择像少年时候那样,去见了牧师。

Calvin Simmons为在过去几十年为上百名职业运动员担任牧师,包括Adrian Peterson[4],所以他对从巅峰到低估的坠落再熟悉不过。「Dwight从NBA的宠儿沦落为害群之马,」Simmons说道。「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些错事并且需要作出改变,但是改变的最初是他想要去敞开心扉。」

之后Howard开始固定去见Simmons,每週3到4天,每次3小时,无论在休士顿或者在外客场征战。「我们谈论了很多关于身体吸引和真爱之间的不同,」Simmons回忆道。「当Howard第一次去到奥兰多,他看到的队友大多28岁的年龄,已经结婚生子,孩子还不止一个,他们会一家人共进晚餐。那是他所渴望的,拥有一个真正的女朋友和一份真情。但是如果你在某种信仰下成长并且陷入其中,就会有种趋势你认为自己不值得从中走出。你会陷入思想上的「黑洞」并且停留在那里。他当时就陷入一种想法,『我沉迷于性,不相信世间有真心存在,因为不是任何人都去追求它』因此他走入了这样的过程,开始沉迷于那些对他有害的事情。我们之间一些深刻的谈话是关于为什幺你会让自己处在一个被轻贱的位置。」

Howard将这些名字写在笔记本的纸上:从Kobe到James Harden,Skip Bayless[5]到Stephen A. Smith,并把这些纸贴在自己家的墙上,这样他就会记得为这些「敌人」祷告,对自己的队友也一样,用一种健康的方式替代了批判。「我看到了他去试图净化这一切,」Simmons说道,「并且将自身周围的纷扰斩断——大到负责自己商业事务的管理者,小到自己的保镖。」这种清理也包括了他的父母,事实上他已经两年没有称呼过他们了。「这非常艰难,」Howard叹息。「对你的父母说『我不会再这样做了。我会离你们而去』,这真的非常艰难。他们并不理解,他们也非常失望。但是我渴望和他们之间拥有纯粹的亲情,而不是和钱和各种批判挂钩。」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Howard希望这次整顿能够让他在球场上重获新生,但是结果却如出一辙。在火箭的最后一个赛季他场均13.7分,自新秀赛季以来的最低值。但2016年夏天老鹰仍然在他身上下了巨大的赌注,一份3年7050万的合约让Howard为回到家乡打球感到兴奋。但是在老鹰强调不断移动的进攻体系下他场均只能得到8.3次出手,儘管他63.3%的命中率是东区最佳。「我认为在我来这里前球队对我有偏见,」Howard难掩哀伤。「他们的想法是『看看Howard在洛杉矶和休士顿的表现吧,他就是那样的人』,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是怎幺发生的。」

Howard讲述过去的往事,他是比Larry David[6]遭受更多误解的受害者。在那场极度尴尬的记者会上,Stan Van Gundy确认说Howard在劝说魔术管理层炒掉他,而完全没料到此事的Howard上前搂住Van Gundy的肩膀并否认了此事,其中的内幕究竟是?「在那之前的上一个夏天,管理层问了我关于Stan的事情,然后我告诉他们我认为他已经失去了在球队中话语权。但是是管理层说他们会去找其他教练。」

……Howard在湖人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被驱逐出场,他和球队总经理Mitchell Kupchak在史坦波球员通道的热烈交谈被电视画面捕捉,这又是怎幺一回事呢?「我对Kupchak说『嘿,我们需要对那些裁判做出回应』但是每个人都认为我在吼他。」……上赛季老鹰首轮第六场生死战开赛前的17个小时——最终他们输掉的那场比赛——凌晨两点Howard因为超速遭到警方处罚,真实的情况是?「人们觉得我去了夜店或者做了什幺别的,但当时我正从萨沃尼的家中开往我在巴克黑德的公寓,因为那里离球馆更近。」

这个夏天终于有人能给予Howard一些「质疑带来的好处」。6月20日,当Howard身穿老鹰训练服前往亚特兰大的L.A. Fitness训练的时候,这时候Michael Jordan打来电话。乔丹的声音让Howard回想起自己高中比赛的样子,2004年在马里兰参加乔丹经典赛。通话时嘴里还含着牙套,Howard感谢乔丹提升了NBA的高度,同时乔丹对这位出色的篮球运动员说他可以把NBA提升到更高的层面。「你为什幺会如此愤怒?」13年之后乔丹向他问道。Howard心想,自己总是在顾虑人们的想法。「当你愤怒的时候,你就会失去理智,你就不会专注于你的投篮,你的罚球并作出正确的防守,」乔丹继续说道。「当你可以打得更加坚决的时候为什幺要沾染怒气?」作为夏洛特黄蜂的老闆乔丹,告诉Howard要将他带到夏洛特,学习其中的不同。

今年夏天Howard在乔治亚北部买下一个700亩的农场,在那里他和牛、土猪、火鸡还有鹿相伴,放鬆身心。Howard非常喜欢驴子,它们的存在让郊狼远离。为了退休之后的生活,Howard已经写下了他所谓的「99年计画」,他希望将来成为「农夫Howard」。「我父亲在乡村长大,每次我们开车到我祖母家,我都会被沿途经过的农场深深吸引,那一切是多幺的整洁,」Howard回忆。「我以后想去到那里,为牛挤奶,在田野间劳作。将来我可以準确地告诉你哪些瓜是从哪一排结出的。」

在Howard位于亚特兰大萨沃尼的房子里有个花园,那里他种植着南瓜,秋葵,番茄,无花果,茄子和香瓜。Howard会骄傲地向前来拜访的人们展示新鲜的果实。7月份的时候,Howard前往农场进行参观,并考虑他要种些什幺。他喜欢听到的关于鼓槌树的知识,惊奇于它神奇的药用价值而称它为「奇蹟之树」。「任何东西都是有机的,没有喷洒过农药,」Howard说道。「人们喜欢逛杂货店,但我希望发起一个活动,可以让乔治亚大学和乔治亚理工学院农学专业的学生前来学习土壤知识。我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整个社群的孩子都可以来这里学习。」

《Sports Illustrated》发表封面故事《Where’s Daddy》19年之后的今天,运动员们依然不愿意提起他们的私生子。但是Howard十分热切地讲到他的孩子们:Braylon渴望有一双崭新的UA的Curry签名鞋(「他不会穿我的Howard签名鞋」);Jayde会恳求和他的宠物蛇玩耍;Dwight III大概看了电影《乐高蝙蝠侠》有51次。他的五个孩子都和他们的妈妈住在一起——两个在佛罗里达州,两个在洛杉矶,一个在休士顿——都跟随Howard姓。他们会互相Facetime,发简讯聊天,休赛期会到亚特兰大玩。孩子们在一起吃冰沙看电影,一切十分和谐,他们对食物与电影的偏爱和他们的父亲别无二致。当他们对Howard说「我们爱你」的时候,Howard会转过身,不让孩子们看见自己落泪。「那真是个内心艰难的情形,」Howard说道。「我本应该尽到更多的责任。我过去搞砸了,犯下过错。但是我不会把孩子们当成一种过错。他们的存在都是对我的一种祝福。」

这个夏天Howard带着孩子们去了科罗拉多州的阿斯本小镇,在那里租了一处房子度假一週。他们一起去登山、飞钓、漂流,还去看了竞技表演。Howard自己照看不了这幺多的孩子,便让母亲前来帮忙。「上赛季前我对我的父母说,『无论我过去发生了什幺,我们都需要彼此』」Howard说道。「『我们要在一起相互支持,但是你们要让我成为我自己。』」Howard如今仍然单身——「我认为他现在让自己出于稳定的状态,他可以去衡量人与人之间的关係,」Simmons说道——他把自己奉献给上帝和篮球。Howard经常假设自己站在牧师的讲道坛上,想像彩券散落在教堂的长椅上:「寻找爱,但是首先要爱自己。不要牢牢防卫,但是要学会保护内心,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祖母告诉你她为你做了那幺多的食物,她想要新的房子,在你给她买房子之前一定要三思。」

Howard正在考虑起诉一些他曾经的合伙人,不过他不打算洩露他们的姓名或者公开谴责。他又重新僱佣了Aaron Goodwin,他曾经的经纪人,除了Goodwin精干的业务能力之外Howard更欣赏他的真诚。而Goodwin在Howard清理了其冗杂的个人圈子之后也同意回归。重组之后Howard的团队包括:Justin Zormelo,同样也是John Wall的技术教练;Ed Downs,Chris Bosh的个人训练师。当Downs第一次为Howard按摩臀部时,这个265磅的大家伙几乎从按摩台上跳了下来。「他太紧张了,」Downs说道,「太僵硬了。」过去5年见到Howard的人都和Downs有一样的感觉。而解决的办法将会是绷带训练和深层次按摩,辅以柔韧性和平衡训练,来代替那些沉重的哑铃训练。

Downs用先进的手段打磨Howard身型的同时,Zormelo在尝试改进他的比赛方式。夏天在诺克罗斯高中的训练中,Zormelo在三分线以内为Howard餵球,去模拟那些口袋传球或是快攻中的进攻机会。Howard接球后要进行一次大力运球,然后攻击篮筐,改变过去的左手抛投或是拉桿上篮。「来吧,Kemba!」Howard尖叫道。当听到Howard提到黄蜂后卫Kemba Walker时,Zormelo试图不让自己笑出来。就像这样,即便在艰苦的训练当中,Howard也时不时带来些许乐趣。他的小丑笑经常被误解为冷漠的标誌,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就像是Kobe扬起下巴,Kevin Garnett振臂怒吼,Howard的笑是他投入自我的证据。当幽默感不在时,那幺麻烦也要来了。

Howard拒绝承认下赛季是他找回状态的最后机会,但是他相信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夏洛特黄蜂的总教练Steve Clifford是一位真正了解「超人」的教练,跟随Howard一路在奥兰多和洛杉矶担任助教。当他们交谈时,Howard不禁把Kemba Walker比作Jameer Nelson,Nicolas Batum比作Hedo Turkoglu,Marvin Williams比作Rashard Lewis,Michael Kidd-Gilchrist比作Mickael Pietrus。Howard永远在尽力重回魔术时光。当他出走魔术,球迷们总是在问,「你为什幺离开奥兰多?你已经拥有一切你想要的。」Howard仍然在寻找一个合适的答案。

「我不认为这和过去有什幺不同,」Clifford说道。这位教练深知篮球运动的变革和Howard为改变自己打法所做得努力。如果Clifford来到位于巴克黑德的公寓,他会发现一张Howard2007年首次命中三分球的照片(职业生涯56投5中),这是Howard骄傲和动力的源泉。但是Clifford教练不会要求他的中锋在30英呎的距离开火,他仍然像当初Van Gundy教练坚持的一样,Howard能在较深的地位和掩护快速拆出时创造机会,这会改变轮转并杀伤防守。「我不能摸到篮板的顶端,但是我十分确信积极在篮板顶端之下的位置能打出正确的篮球,」Howard十分自信。「我失去的一切,从我这里被拿走的一切,我都将夺回来。」

从NBA的宠儿沦为毒瘤:「超人」坠落的背后故事,Howard

谁知道这一切对于这位黄蜂阵中年龄最大球员来说是否存在可能呢?结束了在诺克罗斯的训练之后,Howard背起繁多的行李离开,即便是宽厚的肩膀也似乎不堪负重。他驾驶着劳斯莱斯敞篷跑车行驶在桃树工业大街上,身后车流中跟随着一辆凯迪拉克轿车,不过随后在某一个路口转弯消失。那辆车上的司机仅仅想要看一眼Howard,这位不久之前还是NBA最糟糕的家伙。但仅仅经过了几个街区,太阳躲进深铜色的云朵,雨点开始滴落,Howard把车停在路边并关闭了劳斯莱斯的车棚。他隐藏在深色的车窗之中,最后驶入了自己别墅的大门。回到舒适的家中,Howard会尽情地享用他种植的新鲜南瓜,和宠物蛇愉快的玩耍,也会诵读他的祷告,或许他还会在房间里摆弄他的彩虹糖机器也说不定。

他将不再苛求20+14的数据,不再祈求全明星选票或是赞助商合约。他会为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祷告。「信心,」超人说道,「还有内心的平静。」

相关文章推荐